•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自考

马克思思格斯《德意志意识形态》(摘录)及讲解

时间:2014-11-2 15:07:14   作者:未知   来源:免费文章网   阅读:2106   评论:0
内容摘要:马克思思格斯《德意志意识形态》(摘录)思想、观念、意识的生产最初是直接与人们的物质活动,与人们的物质交往,与现实生活的语言交织在一起。观念、思维、人们的精神交往在这里还是人们物质关系的直接产物。表现在某一民族的政治、法律、道德、宗教、形而上学等的话言中的精神生产也是这样。人们是自...

马克思思格斯《德意志意识形态》(摘录)


    思想、观念、意识的生产最初是直接与人们的物质活动,与人们的物质交往,与现实生活的语言交织在一起。观念、思维、人们的精神交往在这里还是人们物质关系的直接产物。表现在某一民族的政治、法律、道德、宗教、形而上学等的话言中的精神生产也是这样。人们是自己的观念、思想等等的生产者,但这里所说的人们是现实的,从事活动的入们,他们受着自己的生产力的一定发展以及与这种发展相适应的交往(直到它的最边远的形式)的制约。意识在任何时候都只能是被意识到了的存在,而人们的存在就是他们的实际生活过程。如果在全部意识形态中人们和他们的关系就僳在照相机中—样是倒现着的,那末这种现象也是从人们生活的历史过程中产生的,正如物象在眼网膜上的周影是宣接从人们生活的物理过程中产生的一样。


    德国哲学从天上降到地上,和它完全相反,这里我们是从地上升到天上,,就是说,我们不是从人们所说的、所想象的、所没想的东西出发,也不是从只存在于口头上所说的、思考出来的、想象出来的、设想出来的人出发,去理解其正的人。我们的出发点是从事实际活动的人,而且从他们的现实生活过程中我们还可以揭示出这一生活过程在意识形态上的反射和回声的发展。甚至人们头脑中模糊的东西①也是他们的可以通过经验来确定的、与物质前提相联系的物质生活过程的必然升华物。因此,道德、宗教、形而上学和其他意识形态,以及与它们相适应的意识形式便失去独立性的外观。它们没有历史,没有发展,那些发展着自己的物质生产和物质交往的人们,在改变自己的这个现实的同时也改变着自己的思维和思维的产物。不是意识决定生活,而是生活决定意识。前一种观察方法从意识出发,把意识看作是有生命的个人。符合实际生活的第二种观察方法则是从现实的、有生命的个人本身出发,把意识仅仅看作是他们的意识。


    这种观察方法并不是没有前提的。它从现实的前提出发,而且一刻也不离开这种前提。它的前提是人,但不是某种处在幻想的与世照绝、离群索居状态的人,而是处在一定条件下进行的现实的、可以通过经验观察到的发展过程中的人。只要捞给出这个能动的生活过程,历史就不再像那些本身还是抽象的经验论者“所认为的那样,是——些僵死事实的搜集,也不再像唯心主义者所认为的那样,是想象的主体的想象的活动。


    ……人也具有“意识”。但是人井非一开始就具有“纯粹的”意识。“精神”从一开始就很倒霉,注定要受物质的“纠缠”,物质在这里表现为震动着的空气层、声音,简言之,即语言。语言和意识具有同样长久的历史;语言且一种实践的、既为别人存在并仅仅因此也为我自己存在的、现实的意识。语言也和意识一样,只是由于需要,由于和他人交往的迫切需要才产生的。凡是有某种关系存在的地方,这种关系都是为我而存在的6动物不对什么东西发生“关系”,而且根本没有“关系”;对于动物说来,它对他物的关系不是作为关系存在的。因而,意识一开始就是社会的产物,而且只要人们还存在着,它就仍然是这种产物。当然,意识起初只是对周围的可感知的环境的一种意识,是对处于开始意识到自身的个人以外的其他人和其他物的狭隘联系的一种意识。同时,它也是对自然界的一种意识,自然界起初是作为一种完全异己的、有无限威力的和不可制服的力量与人们对立的,人们同它的关系完全像动物同它的关系一样,人们就像牲畜一样服从它的权力,因而,这是对自然界的一种纯粹动物式的意识(自然宗教)


   分工只是从物质劳动和精神劳动分离的时候起才开始成为真实的分工。。从这时候起意识才能真实地这样想象:它是某种和现存实践的意识不同的东西;它不用想象某种真实的东西而能够真实地想象某种东西。从这时候起,意识才能摆脱世界而夫构造“纯粹的”理论、神学、哲学、道德等等。


    由此可兄,这种历史观就友于;从直接生活的物质生产出发来考察现实的生产过程,并把与该生产方式相联系的、它所产生的交往形式,即各个不同阶段上的市民社会,①理解为整个历史的基础;然后必须在国家生活的范围内描述市民社会的活动,同时从市民社会出发来阐明各种不同的理论产物和意识形式,如宗教、哲学、道德等等,并在这个基础上追溯它们产生的过程。这样做当然就能够完整地描述全部过程(因而也就能够描述这个过程的各个不同方面之间的相互作用)丁。这种历史观和唯心主义历史观不同,它不是在每个时代中寻找某种范畴,而是始终站在现实历史的基础上,不是从观念出发来解释实践,而是从物质实践出发来解释观念的东西,由此还可得出下述结论:意识的一切形式和产物不是可以用精神的批判来消灭的,也不是可以通过把它们消融在“自我意识“中或化为“幽灵”、“怪影”、“怪想”等等来消灭的,。而只有实际地推翻这一切唯心主义谬论所由产生的现实的社会关系,才能把它们消灭;历史的动力以及宗教、哲学和任何其他理论的动力是革命,而不是批判。这种观点表明:历史并不是作为“产生于精神的精神”梢融在“自我意识”中,历史的每一阶段都遇到有一定的物质结果、一定数量的生产力总和,人和自然以及人与人之间在历史—亡形成的关系,都遇到有前一代传给后——代的大量生产力、资金和环境,尽管一方面这些生产力、资金和环境为新的一代所改变,但另一方面,它们也项先规定新的一代的生活条件,使它得到一定的发展和具有特妹的性质。由此可见,这种观点表明;人创造环境,同样环境也创造人。每个个人和每一代当作现成的东西承受下来的生产力、资金和社会交往形式的总和,是哲学家们想象为“实体”和“人的本质”的东西的现实基础,是他们神化了的并与之作斗争的东西的现实基础,这种基础尽管道到以“自我意识”和“惟一者”的身分出现的哲学家们的反抗,但它对人们的发展所起的作用和影响却丝毫也不因此而有所削弱。


    统治阶级的思想在每一时代都是占统治地位的思想。这就是说f个阶级是社会上占统治地位的物质力量,同时也是社会上占统治地位的精神力量。支配着物质生产资料的阶级,同时也支配着精神生产的资料,因此,那些没有精神生产资料的人的思想,一般地是受统治阶级支配的。占统治地位的思想不过是占统治地位的物质关系在观念上的表现,不过是表现为思想的占统治地位的物质关系‘因而,这就是那些使某一个阶级成为统治阶级的各种关系的表现,因而这也就是这个阶级的统治的思想。此外,构成统治阶级的各个个人也都具有意识,因而他们也会思维;既然他们正是作为一个阶级而进行统治,并且决定着某一历史时代的整个面貌,不言而喻,他们在这个历史时代的一切领域中也会这样做,就是说,他们还作为思维着的人,作为思想的生产者而进行统治,他们调节着自己时代的思想的生产和分配;而这就意味着他们的思想是一个时代的占统治地位的思想。


    我们在上面([3539])已经说明分工是先前历史的主要力量之一,现在,分工也以精神劳动和物质劳动的分工的形式出现在统治阶级中间,因为在这个阶级内部f部分人是作为该阶级的思想家而出现的(他们是这一阶级的积极的、有概括能力的思想家,他们把编造这一阶级关于自身的幻想当作谋生的主要泉源),而另一些人对于这些思想和幻想则采取比较消极的态度,他们准备接受这些思想和幻想,因为实际上该阶级的这些代表习“是它的积极成员,所以他们很少有时间来编造关于自身的幻想和思想。在这一阶级内部,这种分裂甚至可以发展成为这两部分人之间的某种程度上的对立和敌视,但是—旦发生任何实际冲突,当阶级本身受到威胁,甚至占统治地位的思想好像不是统治阶级的思想这种假象、它们拥有的权力好像和这一阶级的权力不同这种假象也趋于消失的时候,这种对立和敌视便会自行消失。一定时代的革命思想的存在是以革命阶级的存在为前提的,关于这个革命阶级的前提所必须讲的,在前面([37413)已经讲过了。


    然而,在考察历史运动时,如果把统治阶级的思想和统治阶级本身分割开来,使这些思想独立化,如果不顾生产这些思想的条件和它们的生产者而幢说该时代占统治地位的是这些或那些思想,也就是说,如果完全不考虑这些思想的基础——个人和历史环境,那就可以这样说:例如,在贵族统治时期占统治地位的是忠诚信义等等概念,而在资产阶级统治时期占统治地位的则是自由平等等等概念。总之,统治阶级自己为自己编造出诸如此类的幻想。所有历史学家(主要是l—八队纪以来的)所共有的这种历史观%必然会碰到这样一种现象:占统治地位的将是愈来愈抽象的思想,即愈来愈具有普遍性形式的思想。事情是这样的,每一个企图代替旧统治阶级的地位的新阶级,就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而不得不把自己的利益说成是社会全体成员的共同利益.抽象地讲,就是赋予自己的思想以普遍性的形式,把它们描绘成惟一合理的、有普遍意义的思想。进行革命的阶级.仅就它对抗另一个阶级这一点来说,从一开始就不是作为一个阶级,而是作为全社会的代表出现的;它俨然以社会全体群众的姿态反对惟一的统治阶级。④它之所以能这样做,是因为它的利益在开始时的确同其余一切非统治阶级的共同利益还多少有一些联系,在当时存在的那些关系的压力下还来不及发展为特殊阶级的特殊利益。因此,这一阶级的胜利对于其他未能争得统治的阶级中的许多个人说来也是有利的,但这只是就这种胜利使这些个人有可能上升到统治阶级行列这一点讲的。当法国资产阶级推翻了贵族的统治之后,在许多无产者面前由此出现了升到无产阶级之上的可能性,但是只有当他们变成资产者的时候才达到这一点。……


    由于分工.艺术天才完全集中在个别人身上,因而广大群众的艺术天才受到压抑。即使在一定的社会关系里每一个人都成为出色的画家,但是这决不排斥一个人也成为独创的画家的可能性,因此,“人的”和“惟一者的“劳动。的区别在这里也毫无意义了。在共产主义的社会组织中,完全由分工造成的艺术家屈从于地方局限性和民族局限性的现象无论如何会消失掉,个人局限于某一艺术领域,仅仅当一个画家、雌到家等等,因而只用他的话动的一种称呼就足以表明他的职业发展的局限性和他对分工的依赖这一现象,也会消失掉。在共产主义社会里.没有单纯的画家,只有把绘画作为自己多种活动中的—‘项活动的人们。



讲解



    《德意志意识形态》是继《神圣家族》之后,马克思相思格斯于18459月至18468月又一次合写的论战性巨著,也是他们为创立关于自然和社会的发展规律的真正科学而取得的卓越成果。在这部若作中,马克思和思格斯创立的历史唯物主义基本成熟,提出并论证了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社会意识的原理,分析了社会发展的规律和无产阶级的历史作用等问题,其内容异常丰富,其中许多深刻思想对社会科学的发展部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思格所写作这部著作的时候,正值19世纪中叶。当时,欧洲的一些先进国家已经完成或正在完成工业革命,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在这些国家已经占据了统治地位。德国虽然相对落后,但资本主义已有发展。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其社会内部所固有的矛盾,特别是资本积累的残酷剥削方式带来的工人阶级的极端贫困化,资产阶级同无产阶级的矛盾愈益尖铁。:I:人阶级为了改变自身的地位,己由破坏机器的自发反抗发展到有组织的政治斗争,工人运动日趋商涨,工人组织相继出现。特别是发生在18446月西里西亚纺织工人暴动,揭开了德国无产者以历史主人的姿态登上政治斗争舞台的序幕。但是,这时的工人阶级,包括德国的工人阶级在内,对自己的历史地位和历史使命仍然缺乏科学的理解和认识,还不朗认清自己的斗争的途径和方法。正当工人阶级急需正确的思想武装的时候,在德国出现了—‘股唯心主义哲学思潮,并以“虚假的意识”,对整个的现实作了歪曲的解释.从而成了工人运动和工人组织健康发展的思想陈碍。


    这股唯心主义的哲学思颧和“虚假的意识”,包括布·组成尔和施行纳为代表的德国思辨哲学,以及形形色色的德国社台主义理论,对当时的工人运动带有极大的欺骗性和反动性。马克思和恩格斯探感为了工人运动的健康发展,必须创立一种新的世界观,必须提供一种新纳科学的理论来武装无产阶级及其革命斗争。正是出于这样一种现实斗争需要,当恩格斯于I 845年青来到了布曾塞尔后,马克思同思格斯便决定共同制定自己的观点,完成他们的第二次合作。其成果便是《镕意志意识形态》这一巨著。


    本书限于篇幅,只摘录了同理解文学艺术的本质相关的精神生产和意识形态方面的部分内容。


出处:免费文章网
网址:http://www.mfwzw.com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13- 免费文章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