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金融投资

证券管理体制与政策效应,“政策箱”的虚无与幻灭

时间:2014-10-23 12:00:56   作者:未知   来源:免费文章网   阅读:267   评论:0
内容摘要:证券管理体制与政策效应,“政策箱”的虚无与幻灭股指的变化是各类市场参与者共同作用的结果。一项规章、一纸通知,乃至一个不经意的讲话,都会被市场援之以用,并赋予它一定的力量,使之成为促进或促退的重要因素。主力机构凭借雄厚的实力,也可造就一段或大或小、或上或下的行情,甚至逆大众心理而动...

证券管理体制与政策效应,“政策箱”的虚无与幻灭

 

股指的变化是各类市场参与者共同作用的结果。一项规章、一纸通知,乃至一个不经意的讲话,都会被市场援之以用,并赋予它一定的力量,使之成为促进或促退的重要因素。主力机构凭借雄厚的实力,也可造就一段或大或小、或上或下的行情,甚至逆大众心理而动、逆技术走势而动。舆论的作用也不可小觑。一应题材、热点、市况分析、走势研判,乃至谣言的生成,都是舆论的产物,更经常地对行情的变化产生重大影响。管理层自然不能超然于市场之外,他们的言论和行动对于市场有着刻骨铭心的影响,只不过有些是直截了当的,有些则是潜移默化的。典型的个案,如“四不讲话”、“三大政策”、“六点精神”、“十二道金牌”之类。所以,中国股市素有“政策市”抑或“消息市”之称谓,已经由来已久。对此,市场人士颇有诘责。

 

政策市的形成是与初兴股市的基本特征相适应的,因而是完全符合股市发展历史规律的:投资者自主意识尚欠成熟,对政策的依赖性高;市场管理体系和运作体系未立,在“破”与“立”的大规模改造中,易导致忽喜忽悲的局面;市场发展初期,由于规模狭小、规范化程度相对较高,抗风险能力则相对较低,从而使一切所谓政策、消息的作用被夸大。“政策市”的由来,并不是说行政的力量可以主宰市场的沉浮,也不是说任何的权力意志可以幻化为一张无形的大网笼罩在市场之上。其实,股市中存在广泛的互感效应,主要表现为投资大众与管理层之间的相互感应、投资大众之间的相互感应。政策的出台和变更,都表现为一种特定的信息符号,而受众(投资者)是以他们自己的思维方式和认识水平来理解的,由于太过敏感,有时几乎是条件反射似的,无疑增加了政策的“魔力”。某项政策究竟有无影响力,有多大影响力,全看投资者怎么去看,笃信其存在,便可焕发不可一世的力量;若漠视它,其力量也就荡然无存了。所以,政策的影响,只不过是投资者心灵的要约而已。

 

有很多事,似乎具有天造地设的“巧合性”。某些政策性规定及其阐述,以及这些“说法”的演变,更是迎合了二级市场股指的寒暑冷暖。于是,市场中的大多数人都朦胧地相信有一个受政策调控的巨大股票箱横亘在股指的中央。他们大抵是这样来理解这个虚构中“政策箱”的:股指游荡于一个刀刻石饰的区间,遇箱顶而压下,遇箱底而托起,那股神秘的力量便是政策。至于那个假想中的区间,也是人言人殊。虔诚地信奉这一传说的人们,难免小心翼翼,或稍有涨势而裹足不前,或稍有跌势便欠身入场,到头来千点之上难得一遇,而三、四百点倒见过几回,真是误人误己。几年来,上海股市出现了好几次大的波澜,上下纵横达1200余点。对此,人们不禁要问:哪有如此大跨度的箱子?若上下落差千余点,这个所谓的箱子又有什么意义?也许确有人试图营造可以任意调控股指的政策箱,也许确有人相信它的存在,然而,却有很多事例在打破他们的臆想。93年750—1040点穿梭达九个月之久,后下破,为挽劣势,终有“四不讲话”,也只令大盘短期兴奋。92年11月从386点往上跑,不见利多;94年9月从1052点往下撤,也不见利空。所以,政策的作用并非无所不及、无所不盖。有人把两次300多点的低迷称为“崩盘”,由此反身向上是因为政府“救市”,也有人把95年5月3日狂升60%后突然急速下走归咎于新股即将发行的消息,实际的情况则是:股指的运动存在自动平衡的倾向,内部有一股自发调节的力量。

 

政策调控股指的力度要辩证地、动态地看。首先,政策影响源只是股指变化的众多影响源之一,有时会上升为主导性因素,有时则退居其次,甚至被淹没;对于股指的上升或下跌,有时起加强作用,有时起削弱作用。其次,在市场发展的不同时期,政策对于股指的影响力将会逐渐降低。一般来说,在市场发展初期,政策对于市场具有生杀予夺的力量,生之、死之、荣之、枯之,均不在话下。国债期市的夭折以及上证指数325点的奋起,均说明了这个道理。然而,一旦市场的力量变得强大起来,便不可抗拒、不可违忤。既然以前就不曾有过什么“政策箱”,将来更不会生成。对于市场人士来说,谈论最多的便是所谓的“顶”和“底”了,而立论的基础依据或依据之一便是政策取向,这样的议论数年来绵绵不绝,97年10月开始,市场暖风习习,基金条例由国务院办公会议原则通过,第三次降息,国务院证券委领导人撰万言长文称“目前尚不具备大规模扩容的条件”,等等,于是,有人称1100点为“政策底”,类似这样的说法在逻辑上都是经不起推敲的。

 

管理层对于股指变化的价值取向可概括为:稳定向上,不出现暴涨暴跌;股指的变化是正常交易下的合理结果,没有违规交易的成分,也非投机资金的即时出入所然;股指的变化应与上市公司总体业绩相匹配,不搞泡沫。一般来说,只要不出现上述情况,管理层就不会主动干预股指,但其目的却并不在于修造出一个“政策箱”。作为投资者,如果真的为假象所惑,迷信了这箱子,将极大地束缚了我们的手脚,也许永远只能局限在一个狭小的空间。政府干预股市,连华尔街也不可免,形式上或评论性的、或政策性的,或“实弹”性的,要发挥期望中的效用,只能顺势而为,不能把权力的意志凌驾于市场的意志之上,否则是徒劳的。


返回首页请点击免费文章网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13- 免费文章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