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金融投资

证券管理体制与政策效应,初兴股市的政策效应

时间:2014-10-23 11:55:48   作者:未知   来源:免费文章网   阅读:267   评论:0
内容摘要:证券管理体制与政策效应,初兴股市的政策效应初兴股市笼罩政策效应具有历史的必然性。任何一个股市在从无到有、由兴转盛的初期,往往拥有难以自抑的扩张欲望,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相关法律体系的构建又大为滞后。扩张倾向的演绎,在“法律真空”的态势下,必然相互浸润,矛盾丛生。当一揽股市运作的基本...
证券管理体制与政策效应,初兴股市的政策效应


初兴股市笼罩政策效应具有历史的必然性。任何一个股市在从无到有、由兴转盛的初期,往往拥有难以自抑的扩张欲望,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相关法律体系的构建又大为滞后。扩张倾向的演绎,在“法律真空”的态势下,必然相互浸润,矛盾丛生。当一揽股市运作的基本大法千呼万唤难出来的时候,过渡性的政策规定便有了广阔的用武之地。中国股市破土而出的现实背景是集数十年之大成的计划体系,对于市场经济的兼容并不谙熟,于是,驾轻就熟的行政管理模式在不知不觉中总要顽强反映出来。


当市场体系并不完善的时候,股市本身的运转还只是更多地表现了股市内部的矛盾状况以及与周边市场的相互关联,尚不能深刻地、直接地作为国家政治、经济的“向标”。股指的上攀下滑,在新兴市场中每每为政策所左右,94年初沪市留下两个互相对峙、能量相若的巨型缺口,就在于所谓政策利空的释出及其反拨。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于是,不少人称中国股市为“政策市”。大多数股票市场在其“雏形时期”都有过人为的震撼,有的甚至出现了休克。究其根由,不外乎扩张失度、政策游移、行为失范等。政策往往是基于一时一事的,因而一般总是局部的、易变的、短视的。综观近几年我国大陆的股市政策,大抵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缺乏系统的缜密思考,首尾难顾。另一现象便是股市的“发言人”太多,令人无所适从。股市中的“红头文件”多了,甚至某一领导人的片言只语,都会掀起股海狂澜。

 

政策体系与法律体系既分立又相互依存。疏而不漏、结构谨严的法律体系对于发展中的市场来说,固然必要,但并不能一劳永逸地解决现实问题,这就需要政策性规定加以补充,或变通处理。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政策因素可以得到泛滥,也不意味着可以对现存的法律体系视若无睹。政策效应虽然是初兴市场的必然结果,但是,市场终究会得到发展,而政策的光环将越来越少。如果过份依赖政策性规定,而非立法先行,对于股市的持续健康发展并无裨益。首先,政策的确立常是针对单一的问题而提出,故易出现“抓住一点,不及其余”的状况,相应地被极限夸张;其次,政策存在的时限相对短暂,每每随市况的变化而变化,缺少可预知性;再次,政出多门,由于缺少沟通,故在内容上易出现冲突现象,莫衷一是。

 

政策和策略历来被视为我们工作的生命线,同样,股市中的政策制订,如发行额度、上市计划、国有股流转、税赋、送配股等也应提高艺术性和策略性。政策的最大优势在于其原则性基础上的灵活性,虽不乏刚性限制,但富有更高的弹性和伸缩余地。股市政策作为补充规定或特殊规定应有利于通过市场的轻重缓急实现市场的渐进延伸,而不是以有悖于现行法律或法规的形式另辟一片天地。当然,政策效应的加强或削弱与当时市况的吻合程度不无关联。

 

对于市场重大政策的制订,应贯彻六个原则。其一,科学。首要的问题是对信息的占有翔实、客观、相关,既侧重局部、特殊、个别的,又兼顾全局、普遍和一般的,加以透辟的分析,形成合乎逻辑的价值判断。其二,民主。决策不是“独断”的产物,应充分尊重并吸纳市场前沿人士的意见、建议和呼声。其三,系统。证券市场本身是由各关联要素组合而成的有机整体,同时又被纳入到一个更大的系统中去,因而,应注意事物发展的相关性特征,确立系统观念。目前要考虑的是指向市场,又不囿于市场;高瞻远瞩,使长远规划与阶段目标相衔接;宏观决策与微观决策的协同。其四,集中。由于股市的特殊性,各国或地区基本采用专业化管理,从而保证市场管理的统一性和集中性。其五,平衡。即能协调和平衡各市场参与主体的利益关系,最大限度地调动各方面的积极性,从而形成相互合作,又彼此督促的“市场合力”机制。其六,有效。股市中的重大政策也应有助于问题的解决和目标的达成。

 

由于政策具有相当的导向功能,是市场发展的重要影响源之一,那么,在决策的制订、推出、执行、反馈诸环节均应做到效果最优化、风险最小化。作为投资者,根本的是把握政策出台的效应。有些重大政策的出台,往往会引发市价的剧烈波动,形成所谓政策性风险。因而,政策的出台应注意其效应。总体来看,政策的出台应以条件成熟为契机,这里所指的条件包括时间、市况、背景、投资者素质等。除了考察政策内容的性质和强度(通常由投资者集体性评判)以外,还要拿当时的市场承受力、市场心理预期及其转化与之相对照,以此来决定信息的刺激量和刺激度。另外,怎样结合市场的各种因素,在推出和正式实施间艺术性地确定时间差,也是值得考虑的问题。

 

政策效应的发生,在于管理行为所蕴藏的导向作用。所谓导向,即行动的指引,必然存在一个方向问题。对于新生的中国股市来说,究竟应导向何方呢?关于这一点,我们可以从两个方面加以把握:一是把市场发展和股份经济发展的二重目标紧密地结合起来,即促进产业结构的合理调整,为现代企业制度的铸就探索一条可行的道路;二是服从市场发展的根本目的,即寻求市场的持续稳定与繁荣,实现稳定、成熟、繁荣的三维合一化。当然,这只是一种理想境界,但在实际操作中却常常走样。其实,市场导向所涵盖的内容是很多的,比如上市公司的遴选及其股本结构的合理配置、市场供求平衡机制的确立、交易制度或市场规则的形成与修改、投资取向的引导、不同操作手法的鼓励或限制。实质上。任何一种源于管理当局或指挥层的关涉市场的重大举措,都具有一定的倾向性,含有相当的市场寓意,从而对投资者起暗示的作用。正由于现实的设计与最终的结果之间常常存在巨大的裂口,故基本导向确立之后的具体实践应该是最富有质感的部分,使之成为高屋建瓴与精雕细凿都能匠心独运的精彩一页。


返回首页请点击免费文章网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13- 免费文章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