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国外新闻

一只猫眼中的互联网世界

时间:2015-3-24 19:24:31   作者:未知   来源:免费文章网   阅读:398   评论:0
内容摘要:德克萨斯州奥斯汀——可怜的猫。不知怎的,这种极其冷淡的生物竟然成了在这里举行的“西南偏南”(South by Southwest,简称SXSW)大会上不断联络的象征。这个关于互动、联系、分享和激情的节日有两大巨星:不爽猫(Grumpy Cat)——它在无精打采地向源源不断的粉丝致...
德克萨斯州奥斯汀——可怜的猫。

不知怎的,这种极其冷淡的生物竟然成了在这里举行的“西南偏南”(South by Southwest,简称SXSW)大会上不断联络的象征。

这个关于互动、联系、分享和激情的节日有两大巨星:不爽猫(Grumpy Cat)——它在无精打采地向源源不断的粉丝致意;及在线视频直播应用Meerkat(猫鼬)——迫切希望给自己增添时尚色彩的总统候选人曾争相使用这一应用。(猫鼬其实来自狐猴家族。)

一只猫眼中的互联网世界
不爽猫是今年“西南偏南大会”的猫科动物明星之一。

“西南偏南大会”上,Lil Bub见到了自己的一些粉丝,而且还为慈善筹款做了贡献。

动物收容所用免费啤酒举办了“尖叫时刻”,喜悦(Friskies)猫粮则设立了“培根屋”(Haus of Bacon),追星族可以与网络猫明星在这里合影。甚至还有人试图重新定义猫,让它们看起来显得不那么势利,与友好的互联网时代更加合拍。

在动物星球(Animal Planet)主持《我家的地狱猫》(My Cat From Hell)的满身刺青和穿孔的猫语主持人杰克逊·加拉克西(Jackson Galaxy)举行了一个只有站席的活动,该活动叫做“猫灾难:网络猫咪的好、坏、丑”(CATastrophe: Good, Bad and Ugly of Internet Cats)。

他建议人们——有些人戴着橙色的猫耳朵——不要认为猫是“冷淡疏远”的,或许称它们为“自由思想家”、“禅师”和“佛教徒”更好。

研究表明,唯一在争执过后似乎不会表现出丝毫悔意或宽恕的物种就是猫。这让加拉克西改善猫咪形象的努力因此付诸流水。

“我不太愿意把猫称作家养动物,”他告诉我,还说他喜欢它们不“卑屈”的事实,是“毫不妥协”的动物,而且“颇为擅长杀戮”。

对于猫科动物的关注让我希望自己能与托伯莫里(Tobermory)一起在这个节日上漫步。托伯莫里出自萨基(Saki)的短篇小说,它是一只言辞尖刻的英国猫,“步态轻盈、佯装冷漠”。在这个1911年的故事中,布莱姆利太太(Lady Blemley)家庭宴会中的一名成员教了托伯莫里——简称托比(Toby)——如何说话。对人类感情漠不关心的托比非常敢说真话,于是揭露了客人们的调情,谎言和弱点。

我需要像托比这样的家伙来帮我揭穿胡言乱语和盲目乐观;在这个世界中,名人是“影响者”,人是“用户”,消息是“内容”,“平台”不是脚踩的地方(platforms”有松糕鞋之意——译注),“深网”(Deep Web)并非为夏洛特(Charlotte)准备的,虚拟现实更是胜过了平淡无奇的真正现实。托比会冷静地掠过机器宠物园(Robot Petting Zoo)的无人机。它会迅速揭露Yik Yak的泰勒·德罗尔(Tyler Droll)和布鲁克斯·巴芬顿(Brooks Buffington)。这对来自一个兄弟会的联合创始人在台上接受采访时穿着同样的蓝绿色Yik Yak袜子。

有批评声称,他们基于地点的匿名社交应用为学生所用,会增加粗暴的性欺侮、炸弹威胁和欺凌的概率:可怕的“匿名社交应用中的西部蛮荒”——如一名法学教授在《纽约时报》的文章中所说。

德罗尔和巴芬顿说,他们当初的希望是,创建一个网站,提供“展示内容的公平平台”,不论用户是什么种族、性别、民族和受欢迎程度。他们讨论网站如何能为捐赠活动提供帮助,从而救人性命,并展示了无害“信息”的范例。比如一条信息显示,一名走失的女孩被护送回住所;另一条显示,有人称赞红棕色头发非常好看。

 “你认为我们会笨到相信有关Yik Yak的无稽之谈的地步吗?”托比会平静地说道。“看看网上那些匿名评论。就算我有利爪和高度发展的野性本能,我也会颤抖,。”

在The Spotify House参加《嘉人Marie Claire》为《二当家》(Veep)举行的晚宴时,我要求泰勒·文克尔沃斯(Tyler Winklevoss)介绍一下比特币,他与孪生兄弟正在为比特币开发股票市场。

“比特币是一种互联网货币,”他说。“是一种价值转移协议。”

当我问及黑暗网络世界中有关比特币的非法交易时,文克尔沃斯抗议道,“人们每一秒钟都在用现金做违法的事情。比特币可以追踪来源,而现金却无法追踪。”

如果托比屈尊接受《嘉人Marie Claire》的邀请,毫无疑问,他会插嘴,“比特币更透明?胡说八道!我们甚至不知道谁发明了这种货币。这相当于供科技宅们使用的迪士尼纸币。”

后来我采访了亚历克斯·温特(Alex Winter),他从在《比尔和泰德的奇异冒险》(Bill & Ted's Excellent Adventure)中扮演比尔发展到拍摄由Epix投资的有关黑暗网络的纪录片《深网》(The Deep Web)。非法的丝绸之路网站(Silk Road)就在暗网中利用比特币进行交易。

“这就像是打开互联网的机箱盖进行观察,”温特说,他辩称深网基本上被政府机构、异见人士、记者“用于好的方面”。

但托比肯定会保持不同意见,并嘲笑称,“这对贩毒者、儿童色情作品的兜售者、非法军火销售商及偷盗比特币的盗贼来说是一个一流的市场。”

如果拉着托比参加丹·拉瑟(Dan Rather)和奥巴马的前顾问丹·法伊弗(Dan Pfeiffer)出席的讨论会,他会在法伊弗慷慨激昂地预言新闻报道领域会出现Meerkat“革命”时,全身抽搐。当拉瑟建议在这种“科技狂欢”中保持谨慎,并坚称记者永远为人们所需要,以便“甄别真假好坏”时,托比会双爪合十,就像很多观众那样。

托比会对“西南偏南”大会嗤之以鼻,认为其社交性超过了其媒体作用, 他会跑掉,和贾德·阿帕托(Judd Apatow)叙旧。

托比可不会支支吾吾,他会在离开时发表尖锐的评论,“参加西南偏南大会的人不再具有崇高的目标。他们瞄准小众市场。他们不期望开拓超越其自身的市场。他们蝇营狗苟地计划利用吸引眼球的产品赚钱。他们在做的社交应用越来越没有意义,他们没有创造崭新的或对我们的生活非常重要,能够改变社会的产品。在Twitter上合计10万条帖子并不是什么鼓舞人心的事情。”

返回首页请点击免费文章网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13-2018 免费文章网 陇ICP备14001872号-4